冷爷热妃之嫡女当家
当朝大将军前脚带兵出征,身为大将军之女后脚就遭后娘陷害--意外穿越,楚雨凉没想到自己一觉醒来就成了通缉犯。罪名:与人私通、杀人分尸。没错,事实就是如此悲催。某女45°仰头望天,她乃现代28白领剩女,男人都没摸一个,就替人背上这种罪名,何其冤枉?逃亡途中,偶遇恩公--&nbs...
闺色生香
天汉国太史府,太史夫人罗氏不巧怀上了‘狗胎’,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生下一女。然而,太史薛朝齐却在罗氏分娩之日以‘孩子是不祥之人’为由将罗氏休弃,并逐出薛家。然女儿薛魅十岁,身染重病,不幸夭折,罗氏绝望,自缢而亡——※※※※※※※※※※※※※※※※二十一世纪,离异母亲罗淮秀同女儿旅游途中不幸遇难。醒来之际,母女已换颜重生、成了薛家的弃
闺门生香
天汉国太史府,太史夫人罗氏不巧怀上了‘狗胎’,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生下一女。然而,太史薛朝齐却在罗氏分娩之日以‘孩子是不祥之人’为由将罗氏休弃,并逐出薛家。然女儿薛魅十岁,身染重病,不幸夭折,罗氏绝望,自缢而亡——※※※※※※※※※※※※※※※※二十一世纪,离异母亲罗淮秀同女儿旅游途中不幸遇难。醒来之际,母女已换颜重生、成了薛家的弃
妖王的心尖宠妃
注:本文一对一,双洁,独宠  ※※※※※※※※※※※※※※※※※※※※※※※※※  他是人人敬而远之的““妖王““,自年幼就得了怪病,需人血为药引子才能保命。  她是当朝丞相府不受宠的小庶女,靠给妖王提供血液才活到今日。  一纸圣旨,她破例被赐妖王
妖王的心尖爱妃
注:本文一对一,双洁,独宠  ※※※※※※※※※※※※※※※※※※※※※※※※※  他是人人敬而远之的““妖王““,自年幼就得了怪病,需人血为药引子才能保命。  她是当朝丞相府不受宠的小庶女,靠给妖王提供血液才活到今日。  一纸圣旨,她破例被赐妖王
倾世眷宠:王爷墙头见
她就想逃个婚而已,结果误闯了他禁地。  为逼家族悔婚,她能想到的脱身之计就是,提前给未来夫君戴顶绿帽。  对象她都找好了,可悲催的是她眼光不好,竟找到一个万年冰山男。  怎么办?  退路,没有。  只能勇往直前,强把冰山推倒!  ※※※※  费劲心思,终于得手——  某天,男人见女人在院中编制箩筐,大为不解,“何用?”  她道,“我未出嫁就先背叛了嘉和王
步步围妻之娇妻不孬
为了她父母的死亡赔偿金,一把年纪的奶奶要和爷爷离婚。  姑姑叫苦  叔叔叫穷。  堂妹表弟更是一个比一个不省心……  烦不胜烦的纠缠和骚扰,季小彩发誓,总有一天要把这群钻进钱眼里的亲戚通通拍死在河沟里!  可她没想到亲戚还没拍死,又冒出一个清冷娇贵的男人——  第一次见面,她撞了他,他脱下衬衣要她带回家洗。  第二次见面,她踩了他的脚,他脱了袜子要她带回家洗。
老婆你命中缺我
为了她父母的死亡赔偿金,一把年纪的奶奶要和爷爷离婚。  姑姑叫苦  叔叔叫穷。  堂妹表弟更是一个比一个不省心……  烦不胜烦的纠缠和骚扰,季小彩发誓,总有一天要把这群钻进钱眼里的亲戚通通拍死在河沟里!  可她没想到亲戚还没拍死,又冒出一个清冷娇贵的男人——  第一次见面,她撞了他,他脱下衬衣要她带回家洗。  第二次见面,她踩了他的脚,他脱了袜子要她带回家洗。
妈咪在上,爹地在下
六年前,豪门“婆婆”将支票甩在她脸上,“一百万,离开我儿子!”  她拿着支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六年后,她带着五岁的儿子再次见到那个男人——  他一改曾经的冷漠,霸道的闯入他们家中,俨然一家之主,不但霸占了她的屋,还想霸占她的儿!  骄傲的“婆婆”再度出现,又是一张支票甩到她脸
锦绣红妆之恭迎王妃回府
穿越成一个小孤女,古依儿认了,吃百家饭长大,她也认了,可四方邻里七姑八婆也太好心了,连婚事都替她操办完了。  虽然这个夫君是捡来的,但七姑八姨说,“三儿啊,你甭管别人怎么想,反正拜了堂、成了亲、入了洞房,他就得对你负责。不管好歹,他成了你的相公,就得负责养家糊口,你跟着他,怎么都不会再挨饿受冻的。”  古依儿,“……”  然而,让她想不到的是,这个夫君还没靠上一天,人就跑了。
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
(欢宠文,双洁,一对一!)  京城有传,有着蜀和国第一美人称号的三王妃新婚夜就被打入冷院,不但备受凌辱,为了生计还不得不贱卖嫁妆——  京城还有传,三王妃因不堪受辱,神志俱损,疯癫成性,连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二王爷都分不清了,见着五王爷喊二王爷,见着二王爷喊三王爷——  对于传言,忙着数银子的美人王妃嗤鼻冷笑。  谁造得谣,问候他十八代祖宗!  卖嫁妆怎么了,她想跑,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