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农家绝户丫
“爸妈,来生还做你们的孩子!”都说投胎是个技术活,郝然却重来没有抱怨过。在矿下坚持了七天没有看到希望的阳光,两行清泪冲洗了呦黑的脸庞,绝望的闭上了双眼。悠悠醒来,亮光四射。环顾八方,家还是那个家!自己却是缩小了好几倍,最可以的是头上还有两个小角辫!这是来世?还是前生?生生世世,都是你们的孩子!...
带着憨夫去种田
徐员外家有三女,聪明美丽,元娘,玉娘,娇娘,一个更比一个强。姐妹仨相亲相爱,谦让有礼。徐家主母季氏与知府夫人义结金兰亲上加亲定有婚约。按理婚嫁长幼有序,但王家老夫人有疾要冲喜,成亲刻不容缓,偏偏婚约没有指明是哪一个女儿,看着婷婷玉立的三个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徐母难以抉择。  徐母:“王家少爷年方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反扒警花穿成了农家女,下轿就死了男人,和她拜堂的居然是小叔子。  江家大族良田六百亩,所有的财产都归公,一日三餐公中取饭吃;家家户户要出劳动力;挣了金银要交公,最后论功行赏再分配。  江氏族人打着这个幌子名正言顺的将江知府置下的良田沃土归于公中,再从中以权谋私,吃喝拿要好不欢喜。  她这孤儿寡母就只能饿死?  想她上辈子是反扒警花一枚,这辈子居然反其道而行之,靠着偷来养活这一大家人
生活在线每日一圈
夏小娴是八零后宝妈,文化不高工资很少  各行各业都有厉害的的角色,看朋友晒出的工资条  夏小娴也高调进入了微商  做起来才发现,其实她一点儿也不闲  每天都要发朋友圈,看谁关注了自己  每天都在翻朋友圈,自己又去关注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