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霸总嫌弃的那些日子
又名:瞧不上我的霸总最后成了我的舔狗          苏家和季家联了姻。          季总在看到新婚小娇妻时,撇嘴。  清汤寡水,像个中学生一样。  关键那个女人还躲他老远,活像他会对她怎么着一样。  呵,真是毫无自知之明。        后来,季总把人压在玄关墙上,吮吻中怀中人的耳垂,声音低沉沙哑。  “老婆,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