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宠妻别上瘾
“少爷,我跟你说,咱们收拾收拾东西去民政局吧。”他一笑:“准备了什么?”“我悄悄攒了九块钱的私房钱。”结婚后的她,各种花样层出不穷,不是逃跑就是闹离婚。“陆景琛我突然发现我们不合适,我们离婚吧。”“离婚?”宠成这样也敢离婚?“好,睡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