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宠狂妃:第一废材小姐
啸龙大陆第一废材,天赋是丢脸,属性为草包,还是个弱智。  原始特工部队第一杀手,兴趣是踹渣,爱好是虐贱,最喜欢打脸。  敢欺她,砍死打死毒死气死,哪种死法比较优雅?  敢辱她,挖坑埋人,上吊送绳!  敢亲她,就……  “就怎样?”男人挑眉。  月黑风高夜,一次,两次,三次……她磨牙,“你到底还要做多少次!”  男人低笑,“重要的事情【做】三遍,宝贝,天底下没有比
总裁360度深吻:女人,乖一点
他边解衬衣纽扣边向她靠近,“你过来,还是我过去?”  她一步步后退,直到背抵上窗台,羞愤至极,“都不要!”  他解开最后一颗纽扣,唇角勾起一抹深沉肆意的笑容,一手扔掉衬衣,强势逼近。  “这么紧张做什么,让你帮我小腹的伤口上药而已……还是你想上其他东西?”  **  俊美如神祇的皇夜集团总裁,第一次正式的见面,他端着一张冷漠禁欲脸,“我叫夜晨泊。”  她不敢置信,“
穿越时空种种田:农女太子妃
一睁眼从一个杀手变成了一个瘦小如柴的农女,景随风:“……”  一睁眼从纽约高层豪宅到了户外芦苇河滩上,旁边还蹲着个傻小男孩,景随风:“……”  穿越到穷得要命的农村就算了,她的新名字是金银儿,新一代金银儿:“……”  斗极品亲戚,赚万贯银子,种植买卖,还挖个鱼塘建个凉亭,顺便在深山顶峰上建个俯瞰山河庄,还在小黑屋中摸到一个容貌不知性格不知的少年?  金银儿在黑暗中摸索,用气
农女彪悍:太子殿下,别撩我!
一睁眼从杀手变成了一个瘦小如柴的农女,新名字叫金银儿……  新一代金银儿:“……”  斗极品亲戚,赚万贯银子,种植买卖,还挖个鱼塘建个凉亭,顺便在深山顶峰上建个俯瞰山河庄,还在小黑屋中摸到一个容貌不知性格不知的少年?  金银儿在黑暗中摸索,用气声压低开口:“喂,兄弟,你先把衣裳穿上,不用怕啊!”  朝堂江山,农村山野,天下山河,她通通不曾惧。
神尊临世:傲妃,再战!
万千邪军兵临池下,她高站在城墙之上,对身旁的男人勾唇一笑,干脆利落,“神尊,战!”  **  穿越天誓大陆,她自风谲云诡中成长,人挡战人,魔挡战魔。  谁都可欺的废材转眼傲视天下,她就在这里,谁敢来战!  ——漆黑的夜,神尊高冷地望着她,气都不带喘,“起来,再战。”  她无力瘫倒,神尊深夜来战就算了,还要一战再战……  真是不跟神尊战她都不知道厉害!  她言:“
皇上,您要点脸!
穿越成了花栩国都城石老御史家的小姐,没两天之后,竟然还要进宫!  时间太近没得选择,石云昕进了宫,用尽心思当个透明人。  石云昕含泪看着皇帝,情深意切地哽咽着道:“皇……皇上……臣妾福薄……与龙殿的气数相克,看来这辈子是只能远远望着皇上了!”  皇帝点头,沉稳道:“如此……传令下去,从今晚起,朕便住在云外阁!”  [伪宫斗文,有宫斗情节,但男女双洁,1V1]
宫阙春迟
穿越成了花栩国都城石老御史家的小姐,没两天之后,竟然还要进宫!  时间太近没得选择,石云昕进了宫,用尽心思当个透明人。  没想到却竟过上了非人的精彩(?)生活,她出门碰见皇上,赏花遇到皇上,散步撞见皇上,连跟嫔妃撕撕都一转身瞧见皇帝站在她的身后!  石云昕:???  这不合理!  皇帝面色深沉,看着她:“石才人与朕好像甚有缘,如此,朕今晚应当召石……”  皇上,不应
谁能想到我是男神的所有物
大学第一风云大神,容翡,人人都道他太过耀眼,对大家来说高得半点不可攀。  时昙却令人难以相信的,意识附着在了大神的钥匙扣上。每晚八点,准时收看大神的男生宿舍生活,还成为大神的所有物,被大神握在掌心,收在袋里!  她一直暗中跟大神有着牵扯,面上却跟大神保持客气得很,一点儿都不熟。  然而,某次学业活动里一群人围着大神起哄,时昙一如既往躲在人堆里,装作陌生而且毫不相干。有人大胆地开